首页>大夏王侯>第264章 长孙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264章 长孙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  两年过去,长孙沧桑了许多,虽然容颜依旧美丽,但双鬓已隐约染上了丝丝白霜。

  宁辰内心深处突然升起了一抹恐惧,所未有的恐惧。

  一直以来,长孙在他的眼中,都是美丽而又坚强的形象,直到今日,他才现,原来在不知不觉中长孙也在渐渐老去。

  在他心中,长孙是他在这个世上唯一的长辈,地位之重,没有任何人能够替代。

  轻轻推开房门,没有出一点声音,宁辰走进屋中,看着床上睡去的身影,默默地跪下身子。

  夜明珠的光华照在素衣之上,映出一颗深深愧疚的心,跪地的身影,此刻再不是大夏武侯,只是一个离家很久方才归来的游子。

  青柠没有阻止,静静站在一旁,沉默守候。

  安静的寝宫中,跪落的素衣,一动不动,两年光阴,改变了太多事情,唯一不变的是曾经那不顾一切的相护之情。

  若无长孙,也不会有今日的宁辰,此情,一生难还。

  冷月照空,渐渐西行而去,不知何时,凤塌之上的长孙,睁开了眼睛,刚坐起身,突然感受到床边不远处熟悉的气息,难以置信地转过目光,下一刻,身子一颤,泪水无声流下。

  “回来了?”

  人生至悲,莫过于白人送黑人,曾经她以为,武侯祠上,那一块碑,将会由她亲自摆上,送来的木碑,千雕万刻,刀刀入心。

  今日,他回来了。

  “过来”长孙招了招手,轻声道。

  宁辰起身,默默走到凤塌旁边,坐了下来。

  长孙抬起手,抚着眼前年轻人的脸,双眸泪水再次盈~满,道,“长大了”

  她还记得,他刚入宫时,还是一个莽莽撞撞的少年,近四年过去,昔日的少年郎已经褪去了稚气,真正长大成人。

  宁辰不知道该说什么,再能言善辩,舌灿莲花,在这一刻,只剩下满心的愧疚。

  外边的天色已经不早,卯时将至,虽然夜色还未散尽,但长孙已无睡意,起身走下凤塌。

  梳妆台前,铜镜映照出一张美丽的面孔,岁月流逝,并没有给镜中人脸上留下太多痕迹,依如三年前初见时一般。

  青柠走上前,拿起台上的银梳,就要像往常一般为长孙梳妆。

  “我来吧”宁辰接过银梳,轻声问。

  青柠点头,旋即退到一旁。

  离开两年,长孙的头更长了,垂落后背之上,直达腰间,宁辰拿着梳子,神色平静,一下一下认真地梳着。

  熟悉的温暖气息,如此让人心安,唯有在这未央宫中,他方才可以放下一身的戒心,不再去想外边的风风雨雨。

  昔日,在他最弱小的时候,是长孙用自己的羽翼一次次护下了他,如今他已登临先天,无需长孙相护,却依旧只有在她身边,才能感受到那份安宁。

  “你那个妹妹,不错”长孙看着镜子中的影子,轻声道。

  “宁曦?”宁辰问道。

  “恩,本宫已认了义女,不过,在出嫁之前还继续住在你的武侯府中”长孙说道。

  “只要宁曦愿意,宁辰自然没有意见,全凭娘娘安排”宁辰回答道。

  “你自己呢,本宫给你安排的那个蛮朝小公主还有馨雨,你都拒绝了,现在可有钟意之人,若是看上哪家姑娘,本宫亲自去给你提亲”长孙认真道。

  宁辰苦笑一声,他最害怕的就是长孙提起此事。

  “娘娘,宁辰已入先天,寿元不同常人,不必如此着急”青柠解围道。

  长孙沉默下来,许久之后,看着镜中的自己,呢喃道,“可是本宫等不了啊”

  很轻的一句话,却让在场两人身子全都是一颤,望着长孙长间若隐若现的一丝丝白,心中酸涩异常。

  长孙真的已经不再年轻了,凡人一生不过六十载,长孙不是先天,不可能一直等下去。

  “全凭娘娘安排”宁辰压下心中的酸涩,不再坚持,开口道。

  “三年吧”

  长孙自然也希望宁辰能和他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,不愿太勉强,轻声说道,“若三年之后,你还没有找到自己喜欢的人,那便由本宫来安排”

  三年的时间不算短,那时,她已不惑过半,也是她能等的最长时间。

  虽说凡人一世六十载,但真正能活过天命之年的并不多,近两年来,她也渐渐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。

  大夏风俗,晚辈的亲事必须要有长辈祝福,馨雨、子衣,尚有嫡亲的皇叔在

  本章未完,点击[ 下一页 ]继续阅读-->>
错误提交】【 推荐本书

热门小说推荐阅读: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